陈景福

头像by顾笑笑
es以外的在另一个号@汴京最美河豚

©陈景福
Powered by LOFTER

【司凛】陈景福说你们应该谈个恋爱 01

大家都来看一看啊呜呜呜呜呜这是什么末日之下的甜蜜爱情呜呜呜呜

咕噜咕噜:

背景是末日打僵尸,反正很ooc,感谢 @陈景福 赐名

这一枪崩掉了最后一个尾随在他们身后僵尸的脑子。朱樱司只觉得心有余悸,手里这把左轮只剩下最后几颗子弹。但他没有喘气的时间让心脏回落胸腔,他必须紧跟住在前面探路的朔间凛月。那人猫儿似的轻巧,稍不注意就会跟丢。

朔间凛月一路上辨识着队友们留下的记号,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台过载的电脑,整个人的神经变成一条紧绷的线,一松懈就会死。所以他不能停下,在到达月永雷欧设定的安全点前。

大腿上的伤口已经察觉不到痛了,希望自己不会废掉一条腿。朔间凛月咬咬牙,想到这里难看的笑了笑,手心里覆着一层薄薄的冷汗。耳边只剩自己呼吸声和风声,他没法再匀出注意给跟在自己身后的朱樱司。他相信朱樱司会跟上来。

而那双在黑夜里也不减分毫锐度的红眼睛总算瞧见了那个高音音符。国王大人怎么这么悠闲,朔间凛月腹诽道。他瞥见那个音符旁边好跟了一小串五线谱,看上

去是被人拉走而硬生生断开的。

 

朱樱司后脚跟进安全点时才发现这是个鬼屋,房间深处挂着蜘蛛和白骨的沙发上躺着一个朔间凛月。朔间凛月的额发已经全部被汗打湿了,他伸出手把头发扒拉到一边。

朱樱司本想同平常一样喊一句“凛月前辈”,但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腥味。那味道掩在厚重的灰尘气息里,但朱樱司在这几个月来已经对此再熟悉不过——那是血的味道。

方才猫一样灵巧的人仿佛只是一个泡影,朱樱司靠近沙发便能看清朔间凛月被血浸湿的长裤。划下的口子长而深,好像连着黑色的布料和朔间凛月的皮肉一起划到了朱樱司心里。

朔间凛月不是不想处理自己的伤口,但他太累了,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疲累和酸痛。他听到朱樱司的呼吸声,知道对方在靠近自己。但老么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叫他一声“凛月前辈”。

他生气了。朔间凛月得出这个结论,估计找到月永雷欧他们放在这里的急救包后就会过来处理自己的伤口。想到这里他不禁在心里对濑名泉迁怒,想原来正直可爱的小孩也学会了他那套冷暴力。

等朱樱司找到急救包踱到朔间凛月跟前时,对方已经昏睡过去了。被撩开的额发能让他更清晰地看到平时藏在头发阴影里的纤长睫毛,而朔间凛月的面色因为失血而更显苍白,倒真的像那些古老话本里的吸血鬼伯爵。忽略那条还在渗血的左腿的话。

朱樱司不怎么客气地拽下了朔间凛月的裤子,反正一会儿也要换条新的。鬼屋里的光是阴恻恻的绿色,映得那条大腿上的伤口更加可怖。朱樱司只不动声色地翻找自己需要的药品,拿着棉签小心翼翼地上药。

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发觉朔间凛月身上真的没有几两肉,好像只是这鬼屋里的白骨披了层皮,然后勾着薄嘴唇笑着露出自己尖尖的虎牙,说:“我是个吸血鬼。”

要凛月前辈真是个吸血鬼就好了,朱樱司心里念念有词,至少不用被僵尸追着到处跑,还把子弹打得只剩几颗。

包扎好伤口后朱樱司给朔间凛月搭了条毯子,又喂了点水,自己则坐在沙发的另一侧。方才那点似是而非的火气已经消了,更多的是不甘心。朱樱司能感受到性格迥异的前辈们是真的待他好,但他也不甘心自己一直被护在身后。

他已经不是那个拿枪打死僵尸会干呕的少爷了。

他现在坐在这张满是灰尘的沙发上也不会嫌脏。

他姓氏所代表的古老家族所信奉之道,从来不是被守护。

 

朔间凛月睁开眼时看见自己对面坐着个人,即使那人的虹膜因为灯光而被染上绿色,但他不会认错。他们老么的紫罗兰眼睛明亮清澈,是多看几眼就会栽进去的湖水。他摸到了自己被包扎好的伤口和一条毛毯,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来:“不生我气啦。”

朱樱司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只盯着朔间凛月看。

朔间凛月这个角度只能看见融在绿光里一张不甚清晰地脸,“这里没有别的颜色的灯了吗?”

“这里是鬼屋,还有红灯。”

朔间凛月猜小鬼还在和自己怄气,但他对于吵架和好这件事经验颇浅,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和对方和解。三言两语下来,又是沉默。像是那时候他打电话,只听到一阵一阵的盲音。

朔间凛月讨厌这样。

于是他支起身子,朱樱司见了走过来想要把他按回沙发上叫他休息。但朔间凛月没让他得逞,他的双手攀上朱樱司的脖子,对着小少爷的嘴唇咬了下去。

他说:“我可是吸血鬼。”

朱樱司不吃他这套,在分开后重新吻住朔间凛月,直到那些尖尖的虎牙也酸软。

他说:“我也是吸血鬼。”

                                                                                                                 (薛定谔的)TBC.

评论
热度(24)
  1. 陈景福咕噜咕噜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都来看一看啊呜呜呜呜呜这是什么末日之下的甜蜜爱情呜呜呜呜